铲除诸吕时刘襄太自私,活该无缘帝位

 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极速5分PK10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刘襄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  汉初的诸吕之乱在被平定后,刘襄作为打响诛吕第一枪的汉室诸侯王,也是一开始被捧上天的,成为了最有可能继承帝位的人,刘襄也是志得意满,等着被朝中大臣逢迎入长安,结果等到的却是刘恒继位了,让自己罢兵归国,其实就刘襄和刘恒表现来看,刘襄活该当不了皇帝

  首先说下两人的出身,刘襄出身是被后世争议很多的,他的父亲是私生子,《史记.齐悼惠王世家》齐悼惠王刘肥者,高祖长庶男也。其母外妇也,曰曹氏。刘肥成了刘邦的长子,在吕后嫁给刘邦前,刘邦就和曹氏情妇生下了刘肥,所以说血统没疑问,问题就是曹氏的身份不好,但是刘邦对于刘肥还是格外宠爱的,高祖六年,立肥为齐王,食七十城,诸民能齐言者皆予齐王。汉初,刘肥是汉室王侯中封地最大的。

  而刘恒呢?他的生母是薄太后,薄太后当初是私通所生,秦末魏豹称魏王,薄太后母亲魏媪将其谨献给了魏豹,在刘邦灭了魏豹后,而薄姬输织室,是刘邦一次偶然看到薄太后姿色还不错,才纳入后宫的,但是少有临幸,所以说薄太后是恨不得宠的人,如果说曹氏是在刘邦称帝后进入后宫的,那怎么也是宠妃级别的啊,别人怎么看不管,起码当初刘邦还是很喜欢曹氏的。

image.png

  在吕后掌权时期,刘襄的志向也就是能够安稳地在自己封国过日子罢了,在刘肥活着的时候,吕后就看刘肥不舒服,刘肥为了保命,只能“无私奉献”,献城阳郡,以为鲁元公主汤沐邑,鲁元公主也就是吕后的亲生女儿,此后吕后也是在齐国身上“割肉”,高后立其兄子郦侯吕台为吕王,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。高后割齐琅邪郡立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。

  而刘襄面对吕后的高压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心思的,不过吕后死后,以吕禄吕产为首的诸吕权术和吕后比起来太嫩了,所以吕后在死前,让两人分掌握南北两军,告诫两人,必据兵卫宫,慎毋送丧,为人所制,其实这个时候吕后就知道吕氏的结局了,因为据守都城,就说明了吕氏已经没有震慑朝臣的威信了,战战兢兢的吕禄吕产也是打算先发制人。

  硃虚侯章以吕禄女为妇,知其谋,乃使人阴出告其兄齐王,欲令发兵西,硃虚侯、东牟侯为内应,以诛诸吕,因立齐王为帝。

  刘章刘兴居(东牟侯)也都是刘肥的儿子,两人是在这汉朝朝政动乱之际发现了机会,派人告诉了刘襄起兵进京,诛杀诸吕,进而称帝,可以说,如果刘襄有魄力的话,是位有野心同时有能力的雄主的话,他完全可以用自己的班底,以及齐国的军力去抢这大汉的帝位,不过刘襄在整个铲除诸吕的事件中,表现的更多的是一个为自己谋利的人,还是一个等着皇帝位砸在自己脑袋上的人。

  刘襄在齐地起兵之初,第一步做的不是联合汉室宗亲,而是打起了琅邪王的注意,虽然刘泽的封地是吕后从齐国那里夺过去的,但起码人家刘泽是刘邦的堂兄弟啊,可是刘襄干的是什么事,刘襄派人忽悠刘泽,说刘襄想起兵诛吕,但是自己不会领兵,让刘泽主张大事,刘泽听后到是挺高兴,兴高采烈的去了齐国,结果,琅邪王信之,以为然,驰见齐王。齐王与魏勃等因留琅邪王,而使祝午尽发琅邪国而并将其兵。

  刘泽发现自己的封地没了,自己在刘襄身边成了光杆司令,要是刘襄随便给自己安一个和吕氏有联系的借口,做掉自己也是太容易,所以刘泽也开了忽悠模式,忽悠刘襄让自己去长安给刘襄造势,让刘襄事后可以顺利称帝,刘泽自称,而泽於刘氏最为长年,大臣固待泽决计。刘襄听后也是被忽悠的一来一来的,齐王以为然,乃益具车送琅邪王。

  这里就看出刘襄缺乏政治头脑了,当时刘姓宗室大多都是很反感吕氏的,可以说刘襄起兵,被人就算不明面支持他,最起码不会捣乱,刘襄起兵应该直接西进,直奔长安,可他第一步却是夺了刘泽的封国,这让人觉得,刘襄是打着铲除吕氏的借口,做的是保“私仇”的勾当,毕竟琅邪之地原本是齐国的底盘。

  而刘襄有轻信了刘泽的话,他也不想想,自己抢了人家的封地,刘泽怎么可能到长安去给他说好话,明显的脱身之计,刘襄却没有太多质疑,可见,当时刘襄已经自认,皇帝的作为非自己莫属了,即便刘泽说了自己的坏话,自己仍然是最有资格继承帝位的。

image.png

  琅邪王既行,齐遂举兵西攻吕国之济南。到了这里,刘襄才开始西进,去打吕氏的封国,并且号召宗室一起行动,相国吕产乃遣大将军灌婴东击之,灌婴自然是不会在那个时候给吕氏卖命的,乃留兵屯荥阳,使使喻齐王及诸侯,与连和,以待吕氏之变而共诛之。齐王闻之,乃西取其故济南郡,亦屯兵於齐西界以待约。

  可以说,如果刘襄想要称帝,绝不可以停下来,因为只有兵临长安,他才最有实力可以染指皇位,要么当时刘襄不想称帝,要么可就是刘襄齐地傻呵呵的以为,帝位会从天而降,砸到自己,毕竟当时的少帝是肯定要废的,谁当来继续当皇帝,还不是朝中老臣说了算,但极速5分PK10记载中,刘襄一直没有派亲信联络朝中重臣,刘襄更不了解京城的事态,只是在等,机遇就是这样,你只能去抓,抓住了就成功了,你一直在等,那绝对是看着机遇从自己眼前溜走。

  大臣议欲立齐王,而琅邪王及大臣曰:「齐王母家驷钧,恶戾,虎而冠者也。方以吕氏故几乱天下,今又立齐王,是欲复为吕氏也。代王母家薄氏,君子长者;且代王又亲高帝子,於今见在,且最为长。以子则顺,以善人则大臣安。」於是大臣乃谋迎立代王,而遣硃虚侯以诛吕氏事告齐王,令罢兵。

  其实个人不觉得当初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支持刘襄,只是一部分人且没有足够影响力的人提出的意见,可能是和刘章刘兴居关系比较近的官员,不然也不能是刘泽在大家面前说了刘襄几句坏话,大家就改变了立刘襄的计划,而且刘襄的舅舅驷钧是个什么样的人,也不是就刘泽一个人知道,可以说从陈平周勃等人计划铲除诸吕的时候,心里就有了继承帝位之人的人选了,刘襄早就被排除在外了。

  不管当时到底有没有朝中的元老找过刘襄,说要立让他为帝,就刘襄的行动而言,他都没有抓住机遇,而刘恒呢?在得知自己要被立为皇帝,他第一反应是怀疑,《史记.孝文本纪》於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往见绛侯,绛侯等具为昭言所以迎立王意。也就是派了自己的舅舅去打探消息,得知是真的消息后,立刻开往长安,而刘恒也不是直接就进入长安的,至高陵休止,而使宋昌先驰之长安观变。在进一步确定安全之后,刘恒才踏踏实实的开始自己的帝王之路,在见到出迎的朝臣之后,刘恒帝王之气就已经出来了。

  代王驰至渭桥,群臣拜谒称臣。代王下车拜。太尉勃进曰:「原请间言。」宋昌曰:「所言公,公言之。所言私,王者不受私。」太尉乃跪上天子玺符。代王谢曰:「至代邸而议之。」遂驰入代邸。当时周勃是想要和刘恒私下聊一下的,基本上就是给自己邀功的节奏,同时也是试探一下,这个自己迎来的皇帝听不听话,但是直接被宋昌回绝了,应该就是刘恒的意思,在那种场合,刘恒不便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就爆发不愉快,但是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没有威严的皇帝,所以有些话,只能是手下的人替他说。

  至此刘恒被朝臣面子工程般的劝谏,终于答应称帝,值得注意的是,刘盈当时还是有儿子的,而且后少帝刘弘还在宫里,之后就有了最可疑的,大臣一口同声的说,刘盈的儿子都不是亲生的,《汉书.高后纪》大臣相与阴谋,以为少帝及三弟为王者皆非孝惠子,复共诛之,尊立文帝。

image.png

  问题是刘盈就算在位时被吕后压制,怎么能够容忍吕后把被人的孩子安排入宫,成为自己的孩子呢?吕后活着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提,吕后一死,刘盈的儿子就都不是亲生的了?值得注意的是,刘盈的儿子被一窝端,发生的时间点很蹊跷,不是在刘恒进入长安之前,而是进入长安的当天。

  《汉书.高五王传》济北王兴居初以东牟倨与大臣共立文帝于代邸,曰:“诛吕氏,臣无功,请与太仆滕公俱入清宫。”遂将少帝出,迎皇帝入宫。在刘恒被大家簇拥在代邸的时候(代邸相当于刘恒在长安的办事处),刘兴居和夏侯婴两人也是想要抢功,去宫里把那个后少帝撵了出去,《史记.孝文本纪》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。乃夜拜宋昌为卫将军,镇抚南北军。以张武为郎中令,行殿中。刘恒入宫之后,立刻让亲信长官了宫城禁卫和都城城防,到这个时候,刘恒的皇位才算是坐稳了。

  而后少帝和他的那些兄弟,被朝臣打上“野种”标签的兄弟几人,在当夜就被杀了,可以说其中没有刘恒或者刘恒手下人的旁敲侧击,是不会有这么利索的行动的,毕竟只要有刘盈的儿子活着,刘恒的帝位就有威胁,刘恒是不会让这个定时炸弹留在身边的,可能诛杀刘盈的儿子,就是刘恒和朝臣们之间达成的没有明说的默契协议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